<delect id="3saqb"><pre id="3saqb"><sub id="3saqb"></sub></pre></delect>

      <em id="3saqb"><tr id="3saqb"></tr></em>
    1. <div id="3saqb"></div>
      <div id="3saqb"></div>

        1. 北斗星小说网 > 剑至虚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坚持
              圣帝离开了与开始的轰烈不一样极其简单法身直接散开成为亿万的光斑便是消失不见了

              江海有询问过为何结果圣帝也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其他的言语

              只是离开之前他特意的看了几眼江海眼中没有疑惑反是一种释然放开一切的释然

              又是这种眼神又是这般的无声与魔君的那次离开如出一辙是否说明他也是最后一次出?#33267;ˣ?#35828;实话本尊出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21073;?#25152;以江海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

              他一定知晓自己身上的秘密毕竟就有属于他的布置可偏偏得不到任何的解答

              圣帝离去?#35828;?#38519;入了安静中并未恢复到之前的模样那仙府之主再未出现或许这般模样才是天门该有的所以不曾修复

              也不曾抹去江海的记忆或许是卖圣帝一个面子或许是其他

              两人彼此相看了许久都没有开口因为震撼太大了不亚于之前的所见一位大帝本就是难以见?#21073;?#32780;且大帝还与仙斗法更是不曾听闻而此次竟然见到了

              说是没有收获是假的王西此刻就是异常激动的天门中的三字皆有感悟多少而已而两大存在之间的争斗更是受益匪浅

              为他展示了一个框架一个巅峰站立该有的轮廓虽没有实质的功法招式或者感悟经验但已是难得要做的就是努力变强在框架之内填充

              许久之后江海才有了动作一步步向前走去天门如今敞开前方显然还有路一切的疑惑必将在那里得到解答

              王西也是跟随这才是他的目的

              一条悠长的小道如同盘旋的长蛇原本该是有花有草只是遭受破坏成了这般幽暗的光束

              或许是因为圣帝的法则还保留道路两旁该有的阻拦并没有出现只是不停的跳动着也有神力?#24674;?#30528;

              这种不算是庇护的庇护持续了好久才算是消失两人而后又是经历了几重考验便是在一处停下了脚步

              并非是达到了目的地而是遭遇了阻拦前方一阶阶石阶挡住了去路

              整体不算是宽广但是高耸入根本看不到尽头一直连接到天际也就是说这是天梯?#30475;?#20808;前那多余的天柱就能推测出仙府实际在天空或许是某一层天中那么想要进入仙府必须要登天

              原以为会是传送阵一类的手段不曾想直接是天梯挡道无法跨越只能?#23454;ǡ?br />
              天梯不下千阶目光所至形同长龙当空在四周的幽暗中十分明显而两侧是不可进入的区域先前冲破阻碍之?#20445;?#30495;气飞入便是不知去向了何处所以根本没有选择要么登天梯要么回头

              转头回头路还在这是一路一来都有的生路仙府之主并未真正阻绝生机

              尝试一番若是不行再返回

              王西异常果断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等待江海的回应后者点?#35828;?#22836;都明白这种挑战根本不是自己两人能够成功的

              得到了江海的回应王西直接迈步跨上了第一阶面色正常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见状江海也果?#19979;?#27493;

              从抬脚到落地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阻拦很是轻松当彻底站稳之时才发觉自己与王西落地是完全不一样的虽说有避让的意思可也不该这般一个左边一个右边

              这异样是王西所不曾想到的看着江海?#24187;?#25152;以?#23567;?#27743;海起初也有些惊讶不过稍后便是恢复了正常明白自己与王西是截然不同的道路

              先前阴阳路或者生死两门之?#26412;?#24050;经区分虽说最终进入的是生门但却属于死门或者说属于阴暗一面

              没事继续?#23454;ǡ?br />
              江海没事人一般继续迈?#21073;?#21448;是?#20219;?#31449;在了第二阶上也是轻而易举就能办到

              王西在左侧也踏上可第二阶

              停下之际两人两人相互看着从对方眼中读取到了理解他也感觉到了虽说第一步与第二步都是极其轻松的但两者直接的差距是真正的十倍

              若是这千阶都是如此规律那么两人根本登不上几阶第一阶若是数字一那么第二阶便是十第三阶便是百第四阶便是千万十万百万

              以两?#35828;?#23454;力最多也?#25512;?#20843;阶相对这不下千数的石阶就是九牛一毛

              沉默不是因为无话而是因为打击两人都是聪慧之人特别是王西都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等待了片刻江海又是行动了路也好天梯也罢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若是呆在原地不动一切都是空谈哪怕是再困难坚持过即便是失败了日后想起来也不至于后悔

              王西看到了江海的淡然只感叹这?#19968;?#26524;然是异于常人殊不知这是一个教训一个?#38504;?#21629;为代价的教训

              他也是踏步上前了不说别的有人带路若还是退缩岂不是弱于他人王西自认功法可能不及但是过往经历自己心态不会弱于任何人

              两人就这般一前一后的?#23454;?#30528;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第六层也就是说此刻所承受的压力是起点数的十万倍

              停下之际两人都是没有想?#21073;?#25110;许是专心拼?#20154;?#33267;此刻的放松才算是真正感受到压力的恐怖如同背负?#30342;?#21069;行一般身体每一处都是重达千万斤

              江海还行毕竟一直都注重练体而王西一直以翩翩公子的形象示人天知道他究竟能承受多少所以此刻他的脸涨红如同醉了酒一般

              王兄不知是否还能继续

              并非是取笑这一路前来江海多少已经承认了他当作是朋友而非同盟

              死不了估计还能在上几阶

              还能再上几阶那就是说他能承受千万倍甚至亿倍江海也没有回话知晓这?#19968;?#24182;不是看上去?#21069;?#26580;弱

              转而又是登上一阶百万均压力袭来?#25307;?#35753;他跪地胸腹中尽是热气那是血气的翻滚有着难以承受的?#32431;?#19981;过还要咬牙坚持并?#20219;?#31449;住了

              待彻底适应了压力这才回头看向王西此刻的他正在迈?#21073;?#19968;只脚已经来到了第七阶另一只脚悬浮着在努力收回?#23567;?br />
              举步维艰说的就是他此刻的状态面上青筋?#19979;?#22312;眼眶处在脸颊上最为明显条条在鼓动下颚处汗水不停滴落?#32431;上?#32780;知但就是这般他还在坚持迅速前行?#23567;?br />
              终是?#20219;?#33853;地了佝偻的身躯也在颤抖?#22411;?#30452;而后便看到他剧烈的喘息呼呼之声不绝于耳此情此景确实刺激到了江海一个大势力的掌权者能有如此毅力相信已经超越了同龄中的大多数人难怪幼?#26412;?#33021;得到承认继承百晓生称号

              对此江海也只是点?#35828;?#22836;而后继续迈步

              江海刚刚转头眼角余光便扫到了王西的行动他并没?#22411;?#19979;来休息而是继续?#23454;ǡ?#30693;晓他会继续没想到他竟然这?#32431;e?#20063;正应了那句话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

              转头继续了自己的跨?#21073;?#25260;腿已经重达千万斤整整是先前的十倍所以这就是天梯的规律即便是他现在也是缓慢的前行?#23567;?#32791;费了约一个时辰才算是将一只脚放在了第七阶上而后是提另一只脚

              此刻身体是浮空的所有的重量尽数在一只脚上所承受的是先前的两倍也就是说现在的左脚其实承受两百万倍初始数

              ?#32431;?#34989;来脚踝在悲鸣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好似即将碎裂一般且有抽筋的迹象使得他咧嘴直吸冷气是真的痛

              但是?#32431;?#20063;是一种激励激发身体的热血他快速?#31456;?#21491;脚极速并拢算是完成了?#23454;?#25509;下来便是承受?#32431;?br />
              曾有一位大师说过?#25788;?#30528;?#32431;?#19981;注意一个加速便结束了罪恶此刻也是如此他站稳了但接下来的?#32431;?#35753;他直落眼泪这大师显?#24187;?#35828;罪恶之后其实是加倍的快乐

              好在站稳了?#38504;?#30495;气也似老树盘根一般牢牢抓住?#35828;?#38754;返回的真气也在告诉他这青石其实是整体一块而非是?#21019;?#32780;成

              直到彻底站稳他这才重重喘息起来天知道为何这般艰难

              回头之际发现王西也在收脚另一只脚已经问问现在了同阶上只不过他的收脚显然与自己不同极其缓慢?#20219;?#29275;爬行还要缓慢此刻的头低下完全看不出面容但无疑他是?#32431;?#30340;

              ?#35785;说?#24515;跳声与重重的喘息声如同高速运转的马达一般这就是他的极限了么

              即便是江海也无能为力既然是天梯必定有它的规矩在若是破坏指不定招来什么东西

              对此也只能是开口道若是不行?#22836;?#24323;吧

              得不到回应或许他压根没有精力回应只是缓慢的行动中江海从中看到了坚持一个天之骄子的执着

              加油吧王西
          ֿ3ͼ

          <delect id="3saqb"><pre id="3saqb"><sub id="3saqb"></sub></pre></delect>

            <em id="3saqb"><tr id="3saqb"></tr></em>
          1. <div id="3saqb"></div>
            <div id="3saqb"></div>

              1. <delect id="3saqb"><pre id="3saqb"><sub id="3saqb"></sub></pre></delect>

                  <em id="3saqb"><tr id="3saqb"></tr></em>
                1. <div id="3saqb"></div>
                  <div id="3saqb"></div>